流量即一切已成过去 鹿晗需要一场“翻身仗”流量即一切已成过去 鹿晗需要一场“翻身仗”

流量即一切已成过去 鹿晗需要一场“翻身仗”
流量即一切已成过去 鹿晗需要一场“翻身仗”  主演电影遭遇票房口碑“双冷遇” 业内建议介入短视频寻求机遇  1990年出生的鹿晗,马上也要三十岁了,在他即将迈入而立之年之际,却突遭演艺事业的滑铁卢,一部电影作品让他的演艺事业遭遇前所未有的挑战。  由滕华涛执导、鹿晗主演的电影《上海堡垒》上映后遭遇票房和口碑的双冷遇。在这种情况下,导演滕华涛在采访中称“用错了鹿晗”。之后演员向佐加入论战,发文称滕华涛当初会用鹿晗看中的就是他的顶级流量,现在却把锅甩在演员身上,没有身为导演的修养。  流量担当的标签已然被揭下,演技实力的招牌却还没有竖起……无人知道这场滑铁卢会伴随鹿晗多久,但对他来说,更重要的是如何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  如何看流量担当?  鹿晗:没有人会一直站在顶端  鹿晗,1990年4月20日出生于北京,2008年赴韩国留学。有一天他在韩国购物街——明洞逛街时,被S.M公司星探发掘,2010年签约成为旗下练习生,2016年7月正式在中国自由开展演艺工作。  从2014年到2018年,四年鹿晗参演了七部电影、两部电视剧,还有若干综艺。其间,鹿晗也迎来演艺事业的巅峰,被看做是“顶级流量”:荣登“中国90后十大影响力人物”榜首,并以2.7亿财富居2016“中国90后富豪榜”第五位;主演张艺谋执导的好莱坞电影《长城》,饰演士兵彭勇;2017年1月首次登上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演唱歌曲《爱你一万年》;主演古装玄幻剧《择天记》,该剧平均收视率达1.12,全网播放量突破270亿,为周播剧场开创以来非暑期档收视冠军;2018年演唱会的上座率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他作为歌手的实力——三场演唱会超过十万人次到场。  娱乐圈从来不缺俊男靓女,在新人辈出的时代,流量很难长久,过气这件事时刻都在发生,能留下令人叫好的作品才是王道。鹿晗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曾坦言:“没有人会一直站在顶端。”  与其被动接受,不如主动迎接。他自组工作室,并有意识地减少了影视工作的数量,“心态放平就好了”。鹿晗本人对此看得很开,他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很有信心,还曾担心大家只看到流量明星身上的流量,而忽略了这个人身上的闪光点。  但是心态放开,并不代表事态就能顺利,他主演的电影《上海堡垒》上映以来的票房失利、演技遭受质疑,甚至导演插刀、甩锅,让鹿晗第一次尝到演艺事业跌至谷底的滋味。  票房的大旗该谁抗?  营销专家:流量创造一切已成过去  当然一部电影能否成功,有很多因素的制约,资深经纪人徐建军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分析,《上海堡垒》的失利,导演的选择、演员的表现都有失误,很难界定就一定是谁的责任,从导演到演员都应该承担责任。而选择流量艺人当主角,并不意味着一定有票房,因为流量就是粉丝,流量高低也会分时段,可能近期因为某一事件流量会走高,但也可能因为艺人出现负面新闻流量就减少。但不管是不是流量艺人,都需要用作品说话。  娱乐营销专家、娱乐私塾创始人田金双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滕华涛说用错鹿晗,其实可以理解,鹿晗并不适合这个题材,这本来是一场影视领域的商业误会。  田金双认为,靠流量支撑票房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导演选演员时,忽视了作品的题材、受众的审美心理,起步就是错误的,在这部作品中,鹿晗并未发挥出自己的演艺优势,虽然不能说鹿晗在演戏方面没下过功夫,但明显他是属于颜值大于演技的偶像派。这种题材的电影,起用流量明星,的确很难扛起票房的大旗。”田金双说。  鹿晗仅余的流量没能贡献给电影票房,反而让他在告别“顶级流量”的路上越走越远,人们不禁要问:鹿晗们的流量时代真的结束了吗?他们将何去何从?  流量艺人如何转型?  资深经纪人:要通过作品为自己加分  实际上鹿晗遇到的问题,不是他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和他同类型的艺人们普遍面临的现状,转型和摆脱流量标签是当务之急。  田金双认为,鹿晗们应该通过自身努力寻找机遇,首先提升演技,其次进行相应的商业转型。鹿晗想要转型,就需要在作品上下功夫,但他不是影视科班出身,更不是实力派,所以这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田金双建议,可以不必急于接拍影视作品,而是先介入短视频的拍摄。随着5G时代的到来,短视频逐渐开始向影视业发起冲锋,受众有了更多选择权,视频社交媒体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比如暖男人设的演员郭冬临,以及王祖蓝、罗志祥、薛之谦、吴亦凡等艺人,都通过这种方式发挥了各自的优势,越来越受到公众的关注。鹿晗想要打翻身仗,最直接最好的方式就是介入短视频,把自己的优势通过短视频再度预热。  田金双认为,以前艺人百分之六十的收益来源于商业广告,但现在通过短视频平台的传播,很多网络达人、博主的带货能力直接赶超传统艺人和“小鲜肉”。影视也在向短视频转化,“这种情况下鹿晗以及他背后的操盘者也应该进行重新思考,仅仅依靠运气、机遇是不够的,现在包装呈现多元化,对于一个艺人的演艺实力和商业突围也形成挑战,同时这也是绝佳的机会。”  徐建军则认为,流量艺人在接拍作品之前要对每一部作品认真把关,并且要量力而行,以自己是否能把握、胜任角色为最主要的出发点,这样才能通过作品为自己加分,同时也是对作品的重视和对观众的尊重,有了立得住的作品,自然就会得到观众和业内的认可。  文/本报记者  寿鹏寰  统筹/满羿  供图/  视觉中国  文艺弹  称选错鹿晗为哪般?  《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在最新接受某自媒体采访时称自己用错了鹿晗,此番话语上了热搜。滕导这么做确实有“甩锅”嫌疑,整体上看似护着鹿晗的——“鹿晗真的很好”、“技术上我对鹿晗没有意见”,但是,话外音里还是在说用错了鹿晗导致全盘皆输——“我用错了鹿晗,在一个不适合他的类型里”、“真的不是鹿晗不好……是不是能让鹿晗这样的偶像去演,当时没判断好”。  但是,早先滕华涛在影片上映之前的说法可不是这样的。他表示自己看小说时就觉得这个角色与鹿晗很吻合:“江洋身上有‘少年感’,鹿晗很适合,而且鹿晗非常聪明,他对于导演的要求变化很快,而且很准确,此外因为他会跳舞,所以动作协调性比较好,一些打斗的场面完成度比较高……有一场是我们最后杀青前拍的那场,就是在飞机上听到灰鹰小队的人牺牲了的消息,他表演的不光是哭,内心呈现出来的那个状态非常好。”  鹿晗在《上海堡垒》中的表现有目共睹,无须特意洗白,但也无须再黑。但是,作为一名资深导演,在影片上映前后对于一个演员的判断就出现了如此大的差异,给人的感觉明显是在根据舆论风向而推脱自己的责任,这种行为就有点不仗义了。  众所周知,一部电影作品往往会被特别标注为“某某导演作品”,这说明导演对于一部电影承担主要的责任,一旦成功也会享有所有的荣耀。而演员是十分被动的,导演、编剧、剪辑的环节一旦出现问题,都会影响电影最终的呈现质量,一个演员在演戏时看不到影片的整体,他看到的只是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片段,演员根本无法左右整部电影的风格与节奏。  而导演的一个功力所在也是调适演员的表演,一旦发现演员的表现与类型不符,那么导演是应该最迅速的感知者,他需要快速地与演员沟通,做出相应的调整。如果鹿晗的表演与科幻不符,那么导演为何不帮助他改变?不能仅仅因为鹿晗的偶像身份树大招风,就觉得后悔。  既然滕华涛导演之前已经在微博上进行了道歉,那干脆就担当到底,从剧本和执导水准上找到缺憾;或者干脆就沉默蓄力,为下部作品而去积极地准备。这时候还忍不住寂寞,受不了委屈,想着借自媒体大号为自己的利益说上两句,那就是把做人的格局都做小了。如今对外说话的渠道确实挺多的,想辩解、想宣泄分分钟就能实现,但是,古语说得好,言多必失,尤其在这个网络如此发达的时代,做好自己、谨言慎行,恐怕才是最正确的路。  文/本报记者 肖扬

东南亚多国经济增速放缓东南亚多国经济增速放缓

东南亚多国经济增速放缓
本报驻新加坡特约记者 辛 斌  近期集中披露第二季度经济数据的东南亚国家发现,中美贸易战的漩涡已经将本国经济增速拖累到近年来的最低水平。受贸易战和全球经济放缓影响,新加坡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0.1%,为10年来的最低增速。新加坡贸易工业部13日再次调低今年新加坡经济增长预测区间至0到1.0%,低于此前预计的1.5%到2.5%的区间。  除新加坡外,印度尼西亚、菲律宾和泰国的第二季度增长也低于第一季度。泰国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委员会19日表示今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长2.3%,低于第一季度的2.8%,是自2014年第三季度以来的最慢增速。泰国央行19日称,将下调此前3.3%的2019年经济增速预估。今年6月份,泰国央行将2019年GDP增长预期从3.8%下调至3.3%,而泰国经济去年增长4.1%。印尼今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长5.05%,低于去年同期的5.27%和今年一季度的5.07%,为两年来最低季度增速。  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经济数据似乎更为乐观,该国央行上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GDP同比增长4.9%,高于第一季度的4.5%。不过,分析师和政策制定者警告说,全球风险的增加对马来西亚的前景构成了挑战。全球贸易紧张局势的升级可能会使GDP增长率下降0.1个百分点。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中美贸易战对亚洲国家经济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已逐渐显现出来。印尼大学教授埃尔坎表示,贸易战导致部分产能转移出中国,东南亚国家看似受益,实则被置于更长远的风险中。埃尔坎表示,东南亚国家面临美国关税大棒“下个就轮到你”的威胁。面对美国的单边主义政策,小国不会处于平等地位。最好的情形是回到基于规则和多边体系的贸易框架中。  在经济放缓的压力下,有部分东南亚国家将提振经济的希望寄托于加强对华出口。据印尼《雅加达邮报》报道,欧盟本月中旬起对印尼棕榈油进口设限,但与此同时中国将取消棕榈油的进口费用配额,这给印尼带来新的市场。受中美贸易战影响,中国企业决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这一举动有望推动印尼棕榈油对中国的出口。在印尼上半年的所有棕榈油出口目的地中,中国是该商品唯一出现正增长的市场。

大连棒棰岛宾馆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王卫平被双开大连棒棰岛宾馆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王卫平被双开

大连棒棰岛宾馆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王卫平被双开
中新网8月21日电 据大连市纪委监委消息:日前,经大连市委批准,大连市纪委监委对大连棒棰岛宾馆集团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卫平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经查,王卫平理想信念缺失,纪法意识淡薄,与他人串供,伪造证据,对抗组织审查,不落实巡视巡察整改要求;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礼金、消费卡;在组织函询时不如实说明问题;利用职权安排其家人免费居住棒棰岛宾馆,为其亲属经营活动谋利,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要求管理服务企业交纳本应由棒棰岛宾馆支付的补偿款和装修费用;在棒棰岛宾馆相关项目经营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致使国有财产处于重大损失的危险,造成严重不良影响;与他人发生不正当性关系造成不良影响;利用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利用职权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他人财物。  王卫平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贪污、受贿犯罪,与不法商人“亲而不清”,甘于甚至主动被“围猎”,违纪违法行为性质恶劣、情节严重,且在党的十八大乃至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等有关规定,经大连市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大连市委批准,决定给予王卫平开除党籍处分;由大连市监委给予其开除公职处分;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所涉财物随案移送。  王卫平简历  王卫平,男,汉族,1960年12月出生,山东胶州人,1979年12月参加工作,1982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大学学历。  1979.12-1983.01 解放军81245部队战士  1983.01-1984.06 大连建筑机械厂党办文书  1984.06-1988.04 大连建工总公司整党办、团委干事  1988.04-1989.08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干事  1989.08-1992.06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干部培训处、办公室副主任干事  1992.06-1996.04 中共大连市委组织部办公室主任干事  1996.04-2002.01 中共大连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副处长  2002.01-2008.02 中共大连市委办公厅秘书二处处长  2008.02-2015.02 中共大连市委办公厅副主任  2015.02-2018.08 大连市接待办主任、党委书记  2018.08- 大连棒棰岛宾馆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